首页 > 价格行情 > 正文

未曾在深夜写repo,不足以当粉丝
发表时间:2018-05-11 13:00:2002:39   来源:本站    点击:3336791

摘要:最强大脑第四季王昱珩,最强大脑第三期,最强不良传说

原标题:未曾在深夜写repo,不足以当粉丝

未曾在深夜写repo,不足以当粉丝

5 月 6 日的北展剧场,彩虹乐队(L'Arc~en~Ciel)主唱 Hyde 的“黑弥撒”不插电亚洲巡演北京站结束的时候,站在我身边的一位大哥说:“忽然感觉一个时代结束了,那盏灯不灭,我都不想走。”

在保安的催促之中,很多穿着哥特风的萝娘们眼含热泪,用手机记录下最后的舞台。回家时已是深夜,翻看微博贴吧,到处都是粉丝们的repo。

这是一个比较标准的粉丝repo

先说说repo这种形式,如上所见,就是粉丝参加完演唱会、见面会等活动之后,回来之后的观后感。repo可以没有行文逻辑,也可以不分段以及用错标点符号,但务必要将现场所见细节,以及自己的情感体悟写出来。

粉丝的狂热可以理解。这回的偶像本尊,真名宝井秀人的 Hyde 已经 49 岁“高龄”。在国内,这个年纪足以称为老艺术家了。在演唱会过程中,有几位歌迷用日语喊 Hyde 叫“爸爸”,也是饭圈对于 Hyde 年龄的常见调侃。

这是 Hyde 第一次来北京开演唱会,考虑到他的年龄以及多变的中日关系,鬼知道是不是最后一次。因此在许多 repo 中,可以看到很多外地的粉丝也专程赶来支持。

专程从外地赶来的歌迷

虽然我并不能算是 Hyde 真正的粉丝,但是他的许多歌,也伴随我度过了无数个加班的夜晚——比如说写这篇文章的这个深夜,我听的就是 Hyde 的 Roentgen 专辑。

以下是我的 repo,考虑到虎嗅读者普遍并非 Hyde 粉丝,所以中间穿插了许多科普的内容。希望大家不要情绪化的看到粉丝追逐偶像的种种,而是真正能去理解,为什么这种文化能够形成,粉丝和偶像们又分别想表达些什么。

那天我入场的时候,北展旁边的俄式咖啡馆已经开始放 Hyde 的歌曲。越往场内走,就能看到越多的 Lo 娘(穿 Lolita 风格服装的姑娘),并且大多数都一袭黑色装扮,十分哥特。这与 Hyde 的着装习惯是一致的。在检票处环顾四周,很容易发现 Hyde 的粉丝们大都妆容精致,异常养眼,宛如从北京飞到了东京。这大概是日系姑娘的自我修养。另一方面,与国内小鲜肉演唱会上低龄粉丝较多相反,Hyde 的粉丝较年长一些。毕竟,Hyde 自己已经是 49 岁的人了,国内最早一批粉丝也肯定为人父母了。

抛开音乐才华和唱功,仅论颜值,Hyde 当年也足以称为小鲜肉,他清秀的面容常常带着妖冶的妆容,穿着也是一副中世纪王子范。在 90 年代初期就赢得了万千少女心。

由于他长得太符合少女漫中的王子形象,因而有众多女性漫画家将他作为自己漫画人物的原型。中国读者比较熟悉的 NANA 作者矢泽爱就是 Hyde 的狂热粉丝,据说大崎娜娜这个角色的原型有两个,一个是“苹果女王”椎名林檎,另一个就是 Hyde。(当然最后电影版的扮演者中岛美嘉也很像)

矢泽爱本人也一直想推动 Hyde 参演自己漫画所改编的电影。先是在 NANA 真人电影开拍的时候,邀请他扮演拓实,不幸因档期未果。接着在另一部漫改作品《下弦之月》中,再次力邀,并终于圆梦。

《下弦之月》里的 Hyde

另一部人气漫画《钢之炼金术师》中,主角爱德华爱穿皮大衣,身形同 Hyde 一样矮小(大约 160cm这样吧),并因此拥有了和 Hyde 一样的外号——豆子。它的作者荒川弘同样是一位 Hyde 的女粉丝。后来《钢之炼金术师》动画化,也力邀彩虹乐队献唱插曲。

钢之炼金术师 03 TV 版插曲 Link 的现场版

我们都知道只靠颜值红不了多久,还是需要有实力作为保障。对于 Hyde 的嗓音,知乎用户 Darius Ho 的评价比较中肯:

Hyde的声线兼具纤细柔软和富有张力,在流行男声中无需假声直上 C5 一发入魂,低音、喉音稳定锦上添花,音域之广、表现力之强劲直接导致普通人翻唱无能,在卡拉 OK 翻唱绝对是鬼哭狼吼之景。

在这次的演出现场,Hyde 一如既往唱得稳如狗,两小时唱下来不带喘。在《叙情诗》唱到高兴的时候,甚至把话筒拿开,放开嗓子脱麦清唱。全场也配合的安静下来,只留下他一个人独白。

选曲上,照顾到了观众的接受程度。前半段以个人 Solo 时期的慢歌为主,比如传唱度最高的名曲 Evergreen 。与此同时,还将几首脍炙人口的翻唱拿了出来,包括坂本龙一作曲的 Forbidden Colours(旋律就是大家熟悉的 Merry Christmas Mr. Lawrence。以及即使不是 Hyde 的歌迷也能有一定代入感。而后半段逐渐燃了起来,以彩虹乐队的曲目为主。

Hyde 对粉丝蛮温柔的,现场很多粉丝的喊话给与回应。粉丝们用日语喊“谢谢你”或者喊“加油”可以说常规操作,喊“爸爸”的当然也有,还有在切歌间隙喊“What are you doing Hyde?”的。大约有几嗓子是一个人喊的, Hyde 就朝着他的方向说”就你这边最吵“。但又表示”So happy“。

据说演出结束后,Hyde 坐车离开北展,外边还有夹到欢送的粉丝,他亮起手机,在车里像外边的粉丝们挥手致意。

视频来自微博用户@温景梵的喵

由于 Hyde 面容姣好,于是不管是中国还是日本粉丝都喜欢刷一些 CP 同人,同为彩虹乐队的Tetsu,好友 Gackt 都是粉丝们 YY 的对象。把 Hyde 当王子想要嫁的那就更多了。(怎么这个时候就不挑身高了!)

Hyde 对粉丝友好,但不代表要顺着粉丝的意思来。与日本另一位国民偶像木村拓哉一样,Hyde 在人气顶峰的 2000 年选择结婚,对象是其倾慕已久,比他高了 10 公分的电视播音员大石惠。之后媒体年年传出两人不和要离婚,然而到现在还没离,并育有一子。

相比于偶像的身份,Hyde 作为乐队主唱更加光芒万丈,于是他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事,不羁的性格恰好与他惯常的黑暗系装扮吻合,成家之后,人气不降反升。

Hyde 和大石惠几乎没有公开合照,全靠偷拍

90 年代可以算得上日本摇滚乐队的鼎盛时期,作为”平成摇滚四大家“(其余三家是B'z、GLAY、Luna Sea)之一的彩虹乐队,在千禧年左右迎来爆发,1998 年到 2000 年间他们发布了 13 支单曲和 3 张唱片,其中有 8 支单曲破百万,2 支单曲破千万。

当时也是”视觉系“流行的年代,以 X-Japan 为首的视觉系乐队在音乐界和潮流界大杀四方。不过彩虹乐队没有跟这个风,公开表示自己并非视觉系,营造健康和主流的形象。

即使在在许多年之后,当”视觉系“已成往事。X-Japan 的主唱 Yoshiki 邀请他们参加视觉系摇滚乐队的盛会 VISUAL JAPAN SUMMIT 2016 ,Hyde 和其它两名成员都是以 Solo 的形式参加,而非彩虹乐队的名号。

其实穿着还比较正常,确实不那么视觉系

在演奏的间隙,Hyde 用中、英、日三语跟观众进行了简单的互动。中文肯定是现学的,主要说一些”北京你好“”昨天吃了北京烤鸭“的客套话,发音挺不错。当面对粉丝用日文的喊话时,他会偶尔说两句日语。但主要的串词与对话,都是用英语完成。

众所周知日本人说英文的口音问题是很严重的。这点 Hyde 还好,发音很清晰,而且说得比较慢,现场观众都能听得真切。

毕竟从 1995 年起,彩虹乐队就开始尝试到美国和欧洲参演小型 Live。正式成名之后,就跟很多欧美摇滚乐队一样,每隔几年就跑到世界其它地方来两场,纽约、巴黎、伦敦、首尔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,2012 年还做了一次全球巡回。更何况他们还常年在海外录歌。

2005 年,Hyde 随彩虹乐队一起举办 L'Arc?en?Ciel ASIALIVE 2005 首次入华,在上海体育馆办了一场演唱会。此后在 2008 年、2012 年的巡演中,均有上海站和台北站。

北京的演艺市场一直堪称外国明星杀手,因而歌迷们也比较苦逼,近十来年后才等到 Hyde 以 Solo 形式的首秀。有一位粉丝在 repo 中写道:希望通过这场演出能传达给 Hyde,在中国北方也有非常多他的粉丝喜欢他。

我想他们传达到了。在唱到 My heart draws a dream 时,Hyde 将话筒高高举向观众席,毕竟是日文歌,一开始大家跟不上趟。但在一些核心歌迷的带动下,4、5秒钟后大家已经可以整齐的哼一句”夢を描いていくよ“(描绘一个梦想)。我想随后 Hyde 高喊的那句”谢谢北京“是欣慰而真诚的。

很遗憾,现场不允许照相和摄像,不能将合唱的景象拍下来。不过还是可以听听这首歌感受一下:

在演唱 Evergreen 之前,Hyde 用英文简单的说,这首歌是写给一位年轻而得了癌症的朋友。没有说朋友是谁,没有故事,也没有流泪,只是缓缓的让歌声流出。

1969 年出生的 Hyde 伴随着全球化的浪潮,以及日本的经济腾飞长大,以”世界舞台“为自己的梦想而努力。

彩虹乐队四人都以英文名示人,而 60 到 70 年代出生这一批日本音乐人也很喜欢用英文写自己的名字。比如 X-Japan 的 Yoshiki 和 Toshi(其实也都是日文名的英文写法),还有Gackt、Daigo等等。其中也寄托了他们想突破日本的国界,在世界上取得成绩的梦想。

应该说他们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,只是难以为继。他们这一批人之后的日本年轻人,称谓皆是“宽松世代”或者“平成废宅”,都透露着对这一代人的不信任。实际情况也是日本在世界范围内有影响的音乐人逐渐减少,oricon 排行榜上的偶像歌曲更多的变成死宅们的圈地自萌。

在演出的终末,他用中文缓慢而吃力的说”希望亚洲都……“的时候卡了壳,一秒、两秒过去,前排的粉丝们开始试着猜测他接下来要说什么,高喊着提示。终于有人喊出了”都是“这两个字,Hyde 如释重负,磕磕巴巴的将这句话说了好几遍:

”希望亚洲都是朋友。“

Hyde 与同时代许多音乐人一样,都试图用音乐呐喊爱与和平,并将这种信念坚持至今。只不过,随着整个世界的阶级分化与文化割裂,他们的理想,也正随着他们的年华一起,渐渐老去。

作为粉丝,只能且看且珍惜。

分享到:

 

收藏